有如次案俏阿权

【龙虎风云】一天 (高秋+刘定光,一点点虎秋)

刘定光+高秋,一点点虎秋

一天

 

这一天午后,刘定光将打包好的陈记蛋挞装进塑料袋里,袋子里还有半只西瓜和一些零零散散的水果,有几只红香透亮的苹果,还有洗干净的红提和小橘子,连带一把果肉饱满的龙眼,这个时节的荔枝不好,他自然不会带上,但香蕉可以带几只,挑半把甜美的芝麻蕉,孩子们最爱吃。

刘定光数了数自己在街市里转了大半天的收获,感到十分满意。

一声小孩尖利的哭声打破了刘定光的自我陶醉,他冲窗外看了几眼,听见女人严厉的指责声,那是楼下隔壁的林太,一家三口都长得十分肥胖可喜,当妈的总喜欢大清早打孩子,邻居投诉了很多次。刘定光也曾上门亮过证件,发现打人的妈比那被打的小崽子哭得更厉...

【龙虎风云/地下情】 [虎秋+蓝探长] 过客

龙虎风云/地下情  过客

虎秋+蓝探长

 

阿虎越狱已经一年多了。

其实也说不上越狱,他不过是在被审讯的间隙逃了出来,他用不到3公分的一截锯条开了空无一人的审讯室的门,双手挂了条毛巾就成功跑路,临走时甚至还有余裕自一个瞌睡的小警察腰后偷了手铐的钥匙,然后他自四楼的水管翻了下去。

逃跑得如此轻松写意,除了警局正在内讧不做他想,哪怕当时正值深夜。

 

随后的经历他便有些浑浑噩噩,只记得自己原本是想从红磡乘一辆车去随便什么地方,但在路上为了躲几个巡警偏离了方向,最后他竟辗转上了一个渔民的小舢板,飘飘荡荡地去了内地。

他忘了自己是从哪里下得船,只...

【喋血双雄】【李鹰/小庄】偷光

喋血双雄 李鹰/小庄 

 偷光

 

李鹰的脚步声在楼下响起,小庄听见他在踏上两级台阶之后刻意放轻了脚步,那种颇有节奏的轻响便又低了一个八度。

这是李鹰这个退役警察在这半年来养成的习惯,原本按照他的设想,最好是找一个安全舒适且不用上下楼的屋子来住,但那时候两人都狼狈不堪,有权宜之处可遮风挡雨已经不错,轮不到他们来挑挑拣拣。

“最好旁边再有个教堂,我们可以随时过去。”小庄笑着对懊丧的李鹰说,彼时李警官已经为着住处的不满意絮絮叨叨了三四回。

“好啊。”李鹰明知他在开玩笑,自己不信教更不做弥撒,但仍不由含笑应承。

应承小庄的时候,李鹰忍不住用手虚掩...

在仔细回看发哥版上海滩,许文强真是绝世风流

啧啧,带血玫瑰啊

【九州缥缈录/息白】二十四节气之处暑

二十四节气写完的野望始终存在,是独立存在但隐有相连的短篇,本篇字数有点爆了,毛病太多,先发后改。

篇一:二十四节气之一 芒种


篇二:二十四节气之二 大雪

息白 二十四节气之处暑


处暑那日,我在衡玉城遇见了一个很健谈的女孩子,她说自己叫七月。

我是前一日进得城,当时天已将黑,我几乎是卡着东城门将关的时候才到,险些就让我那一把七弦琴露宿在城外的旷野之中,与停泊在港口中的大小木船为伍。

待到入了城找好客栈,进门的时候抬头望了一眼,只看见半轮孤零零的月亮挂在屋檐上,仿佛是浸染了将至的秋意,斜觑着衡玉城的万家灯火。

作为一个歌行...

【九州缥缈录/旅人】【息白/野尘】九州纪行-宛州-青石

九州纪行-宛州-青石

这是九州纪行第四篇,基本上是仿水泡的游记,风物里夹带一点私货,主要是息老师和白老师的往事,还有前辈们或者小辈们。

篇一:九州纪行·越州·秋叶山城·一间酒肆 

 

篇二:九州纪行·中州·天启·乐游坊将军亭

 

篇三:九州纪行·中州·殇阳关

 

 

青石是个好地方。

这是笔者初见青石的一句由衷赞叹。

当时笔者正乘船行经坏水河入城,那一天是青石城雨季里难得的晴天,八月清晨的大雾刚刚散去,前些天暴涨...

春天的十七个瞬间,施季里茨先生,真是人间瑰宝。

【九州缥缈录弓组】【白毅/古月衣】引箭

【缥缈录弓组】【白毅/古月衣】引箭

【这是一场蛊惑人心的大梦,所有人在同一瞬间醒来。他们面对着身边长鸣的武器,这些武器如同愤怒一样剧烈地震动着。古月衣抓着长弓追翼,忽然有些明白为何白毅要把自己的弓郑重地交给他。】

清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“古将军不妨放松一些,”一只苍白的手顺着弓弦轻轻抹下,俄顷又移到了弓背上,沿着角弓线条流畅的银背轻轻抚摸,指上带着十足的温柔缱绻,“它叫追翼。”

我知道,古月衣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来,他知道自己身处梦中,故而可以心平气和地坐在...

【拉郎】我的理想版外国友人息白组合(*╹▽╹*)

乱世佳人vs战争与和平 安德烈&白瑞德\(^o^)/~

二十年前:白VS息

二十年后:息VS白

古装动图展示(?):息衍(and客串瞬卿的雯丽)VS白毅



【秦时明月/盖聂中心】秦时断章之夜行 天明篇(旧文修改)

    好久之前写的,可能当时第二部刚完结,我的关注点还在“天明是注定要杀死盖聂的人”,哎,现在翻出来觉得写得好中二,兴致来了可能再写几篇盖聂中心的文。      


   秦时断章之一夜行


  一 

  

  故魏国都安邑道路四通八达,向来是中原货殖商贾的聚集之地,自有天下通衢一说,肆列一路排开,其中最为当紧的三家商铺称为内三肆——象牙珠玉为一肆,马匹皮毛为一肆,鱼盐粟米为一肆。这三家本是当初魏国国都里最有势力的两家大贵族名下产...

© 有如次案俏阿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