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如次案俏阿权

【九州缥缈录/息白】二十四节气之处暑

二十四节气写完的野望始终存在,是独立存在但隐有相连的短篇,本篇字数有点爆了,毛病太多,先发后改。

篇一:二十四节气之一 芒种


篇二:二十四节气之二 大雪

息白 二十四节气之处暑


处暑那日,我在衡玉城遇见了一个很健谈的女孩子,她说自己叫七月。

我是前一日进得城,当时天已将黑,我几乎是卡着东城门将关的时候才到,险些就让我那一把七弦琴露宿在城外的旷野之中,与停泊在港口中的大小木船为伍。

待到入了城找好客栈,进门的时候抬头望了一眼,只看见半轮孤零零的月亮挂在屋檐上,仿佛是浸染了将至的秋意,斜觑着衡玉城的万家灯火。

作为一个歌行...

【九州缥缈录/旅人】【息白/野尘】九州纪行-宛州-青石

九州纪行-宛州-青石

这是九州纪行第四篇,基本上是仿水泡的游记,风物里夹带一点私货,主要是息老师和白老师的往事,还有前辈们或者小辈们。

篇一:九州纪行·越州·秋叶山城·一间酒肆 

 

篇二:九州纪行·中州·天启·乐游坊将军亭

 

篇三:九州纪行·中州·殇阳关

 

 

青石是个好地方。

这是笔者初见青石的一句由衷赞叹。

当时笔者正乘船行经坏水河入城,那一天是青石城雨季里难得的晴天,八月清晨的大雾刚刚散去,前些天暴涨...

春天的十七个瞬间,施季里茨先生,真是人间瑰宝。

【九州缥缈录弓组】【白毅/古月衣】引箭

【缥缈录弓组】【白毅/古月衣】引箭

【这是一场蛊惑人心的大梦,所有人在同一瞬间醒来。他们面对着身边长鸣的武器,这些武器如同愤怒一样剧烈地震动着。古月衣抓着长弓追翼,忽然有些明白为何白毅要把自己的弓郑重地交给他。】

清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“古将军不妨放松一些,”一只苍白的手顺着弓弦轻轻抹下,俄顷又移到了弓背上,沿着角弓线条流畅的银背轻轻抚摸,指上带着十足的温柔缱绻,“它叫追翼。”

我知道,古月衣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来,他知道自己身处梦中,故而可以心平气和地坐在...

【拉郎】我的理想版外国友人息白组合(*╹▽╹*)

乱世佳人vs战争与和平 安德烈&白瑞德\(^o^)/~

二十年前:白VS息

二十年后:息VS白

古装动图展示(?):息衍(and客串瞬卿的雯丽)VS白毅



【秦时明月/盖聂中心】秦时断章之夜行 天明篇(旧文修改)

    好久之前写的,可能当时第二部刚完结,我的关注点还在“天明是注定要杀死盖聂的人”,哎,现在翻出来觉得写得好中二,兴致来了可能再写几篇盖聂中心的文。      


   秦时断章之一夜行


  一 

  

  故魏国都安邑道路四通八达,向来是中原货殖商贾的聚集之地,自有天下通衢一说,肆列一路排开,其中最为当紧的三家商铺称为内三肆——象牙珠玉为一肆,马匹皮毛为一肆,鱼盐粟米为一肆。这三家本是当初魏国国都里最有势力的两家大贵族名下产...

【战争与和平】一些GIF



看不够的电影,苏联版战争与和平,这版安德烈神清骨秀,疏离之美,整部电影对美的追求真是纯粹。

【九州缥缈录/无责任画饼】苏 维 埃息白&黄金时代息白


两位大美男体现了……的优越性:

前苏版息衍:兰诺沃依饰(前苏版《安娜卡列尼娜》渥伦斯基)

前苏版白毅:吉洪诺夫饰(前苏1968版《战争与和平》安德烈公爵)



克拉克盖博息和劳伦斯奥利弗白,不解释23333


继续XXXX好


其实最喜欢的吉洪诺夫照片是下面这张,以及春天的十七个瞬间和战争与和平每一个瞬间都爱。


【九州缥缈录/息衍白毅】九州纪行·中州·殇阳关

第一篇写于八九年前,文风前后变化很大,不要在意。

九州纪行:

第一篇:九州纪行·越州·秋叶山城·一间酒肆 

第二篇:九州纪行·中州·天启·乐游坊将军亭


九州纪行·中州·殇阳关


天启之居大不易,然而我在天启城却足足窝了月余方才离开,从乐游坊的老妪那里租住的房子并不算贵,又甚是安静,于是我便将这数年以来的笔记整理了一番。初步整理之后的笔记若是要立刻刊印成册自然不够,但也称得上条目历历,半尺余高的笔记摞将起来,纵然不能以汗牛充栋自夸,笔者...

【Logan/狼父女】归途 13 迷城

章十三 迷城

章十二 夜袭


“前面就是格兰德河。”劳拉对罗根说,他的父亲此时正昏昏欲睡地开着车,连续的战斗和不间断的受伤让他本就疲惫的身体几乎支撑不住,短时间内的急剧消耗让他比劳拉更像一个几乎两日未眠的人,疲惫而虚弱。

“我来开车,”劳拉说,“你得睡一会儿。”

“什么?”罗根立刻清醒了过来,他一手把着方向盘,一手去按劳拉的额头,“你得睡一会儿。”

“好吧,”劳拉撇了撇嘴,她知道自己无法入睡,“你会把车开进河里去吗?”

罗根牵动疲惫的嘴角:“总比撞到墙上强。”

在开过格兰德河后,罗根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加油站里,然后顺手打了个电话,这辆车是他们在路上...

© 有如次案俏阿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