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如次案俏阿权

【邦信夏至十二时辰·子时】夏至

刀子发多了,我想写点汉中蜜月时双向的甜蜜。


刘邦韩信  夏至


汉中五月,暑热袭来。


一、灼灼

汉王刘邦捂着额头哼哼唧唧地冲进军帐的时候,跪坐在帐中的韩信迎面扑进了他的眼帘。

面对这位才刚拜了大将军不到一个月的年轻人,刘邦恰如其分地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。此刻见他正襟危坐,像是夫子授学一般端庄,也不多看自己一眼,便忍不住将哼唧地更大声了几分。

韩信像是才发现了他,便起身施礼道:“大王可是身上不适?”

刘邦脖子一伸,将额头凑到韩信面前,没好气道:“你自己感觉感觉。”

他略过了韩信一瞬间的怔忪和犹豫,感觉到年轻人光洁的额头轻轻贴到了...

在叶修生日当天收到书,这是逼着我仰卧起坐啊

叶修叶秋生日快乐!(^O^)y

猫树的画册感觉超值,非常漂亮。


【三月三韩信中心半命题产粮活动】 淮阴纪行 (司马迁)

 淮阴纪行

 (与长安道有一些联动。)

我从长安告别父亲去游历天下的时候,刚刚迈入二十岁的门槛。

其时我自觉已经历了许多。少时我曾躬耕龙门故乡,侍弄桑麻。傅籍之后,又前往长安,来到已经成为太史令的父亲身边。因着他的缘故,我无须服役,只专心做着继承太史令家学的准备。赴京不久后我便拜会了杨何与黄子两位先生,又用他的令牌出入天禄阁。阁中藏书众多,称得上浩如烟海,除去最高一层乃是皇家珍藏的重宝,其余书籍都任我翻阅,尤其是其中所藏的先秦经史地理图籍,虽不能说是尽入我彀中,也差之不远矣。

琢磨了两年多的简书之后,自认学有小成,身为太史令的父亲便与我彻夜长谈了一番。

“子长吾儿...

【汉初三杰】谢翻飞4-6

4

汉元年九月初,关中。

张良自入潼关经过华山,而后终于可以看见咸阳,其实也不过是十数天的事,但若从离开彭城算起,也有月余了。汉元年八月后的一个多月里,已经足够发生很多事了。汉王已经入关,在这一个多月里,汉军以不可阻挡之势攻陷了除却废丘城以外的主要城池,蜀地与关中自先秦时司马错攻蜀之后,又一次隔着秦岭连成了一片。在这一个多月里,项羽杀了韩成,而后又立了郑昌为韩王,张良仍是韩国名义上的申徒,但他却失去了自己的主君。

短短一个月,可以发生很多事,天下大势简直可以说是沧海桑田,但也有些很小的事却无法改变。张良看着面前这座秀丽的山岭上蜿蜒向远方的黄绿二色,眼前映出了在别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中、韩成那...

【汉初三杰】谢翻飞1-3

文武两相依。歃血为盟有天知。为春王正脉未绝如丝。愿三杰心志和同。一统山河完聚。——明·沈采《千金记》


1


汉相萧何骑上缺了一只耳朵的黄马,从位于城中最北边的府邸里出了门。他一路骑着马走过才平整好的大道,在南郑四月清新的空气里晒着太阳,难得有了点偷懒的心思,于是他顺手收了收缰绳,座下那匹温顺的马儿也善解人意地放慢了脚步,一人一马晃晃悠悠地前行。

这城里的道路两侧栽满了槐树和柳树,浸了雨的槐花碎碎地铺了一路,残香未尽。萧何看见自己的大黄马用舌头慢悠悠地舔了一点路上的槐花,方嚼两下又一个响鼻喷出大半,不禁带了点笑意。这牲灵通了人性,想必是觉得这些香气四溢的东...

上巳节(农历三月三)韩信中心的史向活动凑人

历史向。

是个抽签半命题活动,自由度很高,韩信之外,一共二十四人。

规则:

1.抽中某人,就需要让某人在文/图中出现,无论是作为主CP描写或是作为配角描写都可以。

举例:假如我抽中龙且,我既可以开发一下龙信龙这片未知领域,也可以写邦信或其他韩信相关,只是龙且需要在正文中出现。

2.抽中人物后也可以与其他参与者换签。

3.若实在写/画不出自己抽中的人物,可以在未抽中的人物里二次抽取(24人一定凑不够的)。

4.请勿攻击任何CP和任何历史人物。

5.活动时间为农历三月三日开始的三天(即四月三日-四月五日)

现有人物编号为:

1刘邦 2 萧何 3张良 4项羽 

5钟离...

石门栈道的两组君臣。

今天刚从网盘里扒拉出来的图。。。

【韩信中心元旦产粮活动/曹参韩信】雁回 (风霜雨雪自无双——霁)

可以当做是战友情,也可以当做是CP向,请随意吧。


曹参/韩信  雁回


汉七年,深秋。刚过九月,通往长安的驿道便十分冷了。

齐相曹参的车队与几个齐地富商的货队分别,转而驶入了专为诸侯显贵朝贺而修建的驰道。大概是因为距离京中已经很近的缘故,道路四周的树木都修剪得十分齐整,槐树和柳树被寒风吹得瑟缩起枝叶,依旧无法挽留黄叶的飘零。

曹参自然不怕冷,他将缁车一侧的窗户推开,看看沿路风景,时有耐冷的鸟雀来到车前骚扰一番。他不由有些心烦,便自身上摸索出一把粗麦洒了出去,雀儿立时抛下车队冲向食物,车轮便碾着扑簌簌一阵乱响声将这群雀儿抛到身后了。

车夫笑道:“相...

【韩信中心元旦产粮活动】【邦信】白鹿 (风霜雨雪自无双——雾)


刘邦韩信 白鹿


高后七年,初秋,午后。

代王刘恒将不慎踩空的右脚自水潭里拔出,他抬头看了看天光,一向沉稳的脸上不由露出些许焦躁。

他自国都到界休(灵石)县数日,除去处理今年与匈奴互市的一应琐碎,并无甚事可干,故而昨日起便带了数名亲信入山打猎。本待尽情享受山中风光,不料才过一夜,便与随从们在山间失散。这座山声名不显,却是山高涧深树木葱郁,有个俗名叫做石膏山,当地人说是有神液浸润山石而成。既有神名,自然要有一些神异之处:每逢深秋或初冬,山下秋雨绵绵,山上却白雪皑皑,一路攀上山,几乎能看见四时风景。刘恒今次来得不是时候,没看到石膏山上下四时不同的美景,但见山...

好可爱啊(๑• . •๑)两个好徒儿

紫穗碧轩:

邦信长安道  的同人

在淮阴侯府剁竹子的曹原和樊伉,

俩可爱的徒儿

(*σ´∀`)σ@有如次案俏阿权 

© 有如次案俏阿权 | Powered by LOFTER